回到主页

音乐考级:是敌还是友?

安得烈•伊尔斯(Andrew Eales)是英国米尔顿凯恩斯的钢琴家,作家和教师。他经营了一家成功的独立音乐教育公司Keyquest Music,专门进行私人钢琴教学并且对外输送创意型人才。 他还是ABRSM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联合委员会考级2019-2020年钢琴教师指导手册作者之一。

一直有两个问题

不断地在许多的学生

包括孩子家长们的心中浮现

我弹的怎么样?

我怎样才能更进一步?

朋友还是敌人?

     我觉得老师们应该经常回应这两个问题,但是如何最好地来回答这些问题呢?总的来说,我认为如果孩子们能对他们的进步有一个清晰和诚恳的认识,并且能有一个明确且被看好的目标,他们会变得自信

     “考级可以提供一种考试方式,也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重要的级别架构。它可以很好地帮助学生获得有意义的,量化了的答案,这有助于增加他们的信心。”

      当然啦,考级这种方式是存在问题的,其实问题大多都和这些年来考级的滥用有关,而不是考试本身在本文中,我会综合考虑这两个方面,为各位提供一些我自己的见解,来回答本文开头提到的问题:分级考试,朋友还是敌人?

01

考试为了什么?

“我的表现如何?”

“我怎样才能更进一步?”

这些学生们的问题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给与解答。

些方式是相对主观的:

     学生可以自己对自己的进步做出反应,对比他们现在的作品和之前的作品,老师们也可以做出一些常规的清晰的反馈。

    学生也可以参与一些音乐会,从其他的乐手那里得到一些反馈。其中包含了作为听众的朋友和家人。他们可以加入“正向曲目挑战赛”,清楚的了解他们的进步。

一些方式是相对客观的:

    学生可以适当参加一些比赛,在比赛中由其他专业人员对其进行评价,以成绩,排名等作为相对客观的结果。

那么有没有具体而又客观的评价方法呢?

    那就是考级了。它可以提供一种具体的,固定的标准/基准,可以得到广泛的理解和认同。

     “因此,考级为学生提供了一种独特的标准的方式,让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理解并欣赏自己的进步。获得有关未来发展的第三方的反馈。最终得到更多的信心。”

     但是,正如我们会看到的那样,考级的优势很快就被滥用了。

    在考虑这种情况之前,我们先说明下:

01

考级委员会的问题

     对于考级,要想完美的回答“我现在的表现如何?”以及“我该如何改进?”这两个问题,则需要具备下面一些先决条件:

 
  • 选定的曲目需要同时具备音乐的广度和平衡度,以及整首乐曲的平整性;

  • 附加的考试(包括音乐理论等)需要具有足够的音乐相关性和多样性,但考试内容要做到对所有考生一致,并且审查委员会要做到基本的公平;

  • 考试需要对考生成绩进行全面评估,包括考生对自己弱点的补足以及对优势的发挥;

  • 需要有一个公开的评分标准,该标准需要明确定义出这个级别对考生的期望和基准标准;

  • 考官的任命,培训,审核和技术支持上应采用较高的标准,以保证考官的一致性;

  • 考试需要对预约,入场,考试设施,优质的钢琴和专业的管理等方面有着一致的标准,以保证考试有效地进行;

  • 评分反馈需要尽可能的正面,书写应当清晰,肯定考生的成就,提供有效的改进建议,并附上匹配的公布的评分标准;

应当及时检查,核实,审核考试成绩,并应引入公平的,有意义的申诉程序。

当上述任何一项出现问题时,对于考生,家长和老师来说,都可能是令人沮丧和失望的打击。

      但正如上面所说的,提供每一次完美的考试体验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当问题出现时,需要以友好,尊重,礼貌和专业的态度来解决问题。

01

学生、家长和老师对考级的误用

     让我们分开来看一下教师,家长和学生自己可能的对考级的误用方面都有哪些:

教师的重点:课程

      虽然大多数考试委员会强调他们的评分标准不应该被用作综合课程的教学大纲,但是太多教师都忽视了这一建议,将学生从一个级别直接带到另一个级别,而没有帮助他们探索更广泛,更精彩的音乐世界。

这肯定是考级最严重的误用之一。在进行考级时,许多重要的音乐能力(例如:通过听音进行演奏,通过记忆演奏,通过和弦标注演奏,为其他人伴奏或同其他乐手合奏等)都不会被进行系统的学习,仅仅是因为它们不包括在考级范围内,或者因为它们在考级中都是可选的 。

      我们肯定会认为让一个学生在培养他们的听觉敏锐度或阅读能力之间做出选择的老师不是好老师......考试大纲不应该被误用来限制学生的整体音乐发展。

      无论教学大纲内容为何,教师都应当致力于为学生提供广泛而均衡的学习课程。一个好的考试大纲不仅应该支持这些学习目标,还应当通过最新的,高质量,有创造性的音乐来丰富考试。令人高兴的是,一些主流的考级委员会在这方面都做得非常好。

检验

       对于任何音乐人来说,考级的价值都是相同的,教师不应当用他们作为自己与众不同的标志。它们的存在是为了考生的利益,而不是老师的利益。

     作为教师,我们必须防止利用自己考生的考级成绩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或者声誉,或是用考级的成功率来推销自己。考级成绩或考试委员会对考官的选择也不应被用来判断我们这个专业的同仁。我经常遇到一些老师,他们选择另一位老师选择的委员会作品作为他们教学中作品下限标准的指示,使得他们提供的课程范围太窄。

     很简单,这些假设都是无用且危险的; 尽管这些方法很省事,但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避免这些。

父母的期望

      许多老师会遇到这样的父母,他们对孩子的音乐发展的兴趣似乎全部集中在了孩子获得考试证书上。

      在我的工作室中,我认为学生的音乐进展体现在下一级别的附加测试上,只有在其他准备工作进展顺利的情况下,对特定考试曲目的准备工作才会开始,这样可以为学生享受音乐提供充足的时间!

     任何孩子的艺术,文化和创意发展都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父母应当认识到学习一种乐器是如何真正丰富儿童的生活和学习的,当父母似乎不关心这些好处时,教师们真的会感到沮丧。

     需要说明的是,对音乐有更广泛兴趣的学生往往能在考试中获得最佳成绩。鼓励孩子终生热爱音乐应该是我们所有人为自己和孩子所追求的更高目标。考试只有在这一更高目标的情况下才有价值。

学生的动机

     教师可能会认为,在学校过度考试的压力下的学生不会对他们的乐器考试感兴趣。 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的假设就是:

     所有参与者,不论教师还是家长都很好地理解外在动机和内在动机之间的区别,并密切关注两者之间微妙但重要的平衡。因为这种平衡可能是因人而异的,所以一概而论可能会对学生造成真正的伤害。

     假设考级会激励学生就像假设考级不会激励学生一样是错误的。我发现孩子的父母通常能够在这里提供独特的有用见解,让我明白了作为老师我并不总是更清楚!

分析结果

       也许考级过程中最重要的时刻总是结果的到来和分析。 教师,学生和家长都会有他们的期望,实际结果则有可能是以下几个:

高于预期;

完全符合预期;

低于预期。

     实际上,在所有情况下,结果都不太可能完全符合每个人的期望! 那么我们如何面对失望或同样意外的惊喜呢?

使用成绩来庆祝自己的成功和使用成绩作为自己的鞭策之间,有时仅仅是一线之隔。有些人总会看中丢分的地方来责备自己,他们的孩子,老师或考试委员会,而不是看中得分的地方。

     请大家记住,有些人性格上就是习惯在大场面超常发挥,有些则是很难在压力下保持自己平时的标准。我经常发现考生对自己表现的评价往往飘忽不定,而老师则经常可以根据学生的课上表现对成绩预测一二。

要捋清结果的来龙去脉

     我建议大家去看那些出版了的考级评分方案参考书,并且隔三差五地进行模拟考试直到真正考试的那一天。

     老师和学生在拿到成绩之后的举动应该是,用模拟考试和真实考试的分数和评语进行对比,这样对比下来能够作为一直以来努力的回报,也能更加容易解读这次考级成绩是这种结果的原因,当然也能助力学生在未来能够一直进步。

    这样的举措能够有一系列的收获:

老师在专业上的能力能更进一步;家长也能积极地参与到行动中来;考生也能迅速获得自信心,并且对自己的真实能力有一个了解;

     纵观来说,这些就能给考生们想知道的那些问题一个具体和客观的答案:

1.我表现如何? 以及

2.我该如何更进一步?

结论

      所以说考级到底是敌还是友呢?我深信考级其实是我们学习的朋友,因此我们绝对不能误用考级。

      我真心希望,我在这篇小短文中所提的建议能够帮助到参与考级考试这整个过程中的考生们、老师们、家长们、考官们、管理人员以及考级委员会,帮助他们充分利用这种共同的优势。

Andrew主编的ABRSM2019-2020钢琴考级教师手册,为正在准备或计划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联合委员会考级的教师和学生都提供了良好的建议,本书联合作者默里•麦克劳伦(Murray McLachlan),是欧洲钢琴教师协会(英国)主席。

本文经作者同意,翻译并由本公众平台发布, 如需转载请联系管理员。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作者:Andrew Eales,  翻译:李江然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