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走进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保罗·哈里斯的音乐世界(上期)

导语

由菲伯尔音乐(Faber Music)出版的保罗·哈里斯(Paul Harris)的著作,对音乐教师以及他们的一批批学生,带来了非常显著的帮助和启发。他的《钢琴视奏进阶教程》,对国际音乐机构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随后,菲伯尔音乐(Faber Music)又出版了他的几十本书籍。不过,保罗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名畅销书作者,他还是:作曲家、指挥家、单簧管演奏家、评委以及考官——一名现代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2017年11月,欧洲钢琴教师协会(英国)主席,默里·麦克劳伦(Murray McLachlan)在保罗·哈里斯忙碌的巡演中采访了他。

记者|默里·麦克劳伦(Murray McLachlan)

受访者|保罗·哈里斯(Paul Harris)

翻译 | 梁方敏(Mandy Liang)

编写|张冠杰(Rudy Zhang)

教育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职业

(teaching really is the most important profession in the world)

尽可能地让自己处于不同的音乐情境中是非常有益的

(It's good to put yourself in as many different musical situation as possible)

—— 保罗·哈里斯(Paul Harris)

—问答(Q&A)—

Q:请与我们讲一下您早年所接受的音乐教育,包括主要的老师以及在学校的经历

A:我一开始就很幸运地遇到了恩师。John Davies是在我求学阶段中以及进入皇家音乐学院之后的老师。我所获得的一切成绩皆来自John对我的指引和影响。我在别的书里提及过John,他是一名拥有无限智慧并且无私的老师。或许这就是我喜欢称之为大师的两项最根本的品质。我在7、8岁的时候写了第一首作品(我不是莫扎特)。我非常享受在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那段时光。碰巧这个周末我要和Graeme Humphrey一起当音乐节的评委,他是我在音乐学院期间很优秀的钢琴老师,回望过去那美好的学习时光时,是他们给我提供学习另一门乐器的机会。娜迪亚·布朗热(Nadia Boulanger)的学生Timothy Baxter教我作曲,至今我依然与他保持着联系。我还跟Maurice Miles学指挥,他也是Simon Rattle的老师。

Q:路上人生——请讲一下保罗·哈里斯生活中的典型时期,讲一下你最近参加过哪些表演,音乐会以及评委?

A:生活是美好的。并且是丰富多样的。不过我所做的一切使得生活忙碌而专注。我去过很多地方——去年,我到了德国、丹麦、爱尔兰、芬兰以及中国,在这些地方,我总是与那里的音乐家一起工作:或者演奏,或者谈论教学上的话题,或者就是教学。我喜欢学习别的教学体系以及观察他们对我的成果的反应。

Q:是什么使得您感兴趣并开始谱写视奏练习以及乐曲的呢?您为什么想到做这件事情?

A:部分是因为我遇到过视奏的困难,部分是因为我总认为视奏是如此重要(很可惜,视奏方面的教学往往很缺乏),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一直渴望寻求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帮助人们达成他们的需求。有趣的是,我最早关于视奏教材的手稿失窃了,而我又没有备份。我尽最大努力去回忆并再次写下原来的内容,有时候我也担心原稿与我现在出的第一版的《视奏进阶教程》有什么不同。

Q:《视奏进阶教程》确实是一套极为有益并且很成功的教材。这是怎么开始的?现在它的整个系列及分支的销量如何?

A: 我觉得在我进行观察之后没多久就开始了吧。由于同步学习法方面的基本原理已经形成,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学生会弹奏一首G大调的音乐(非常成功),接着可以是弹一条G大调的音阶(通常也是很成功),但过了没多久,他却在弹奏G大调视奏乐曲时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同一个调。似乎这些东西并没有被结合在一起。《视奏进阶教程》系列教材是以“同步学习”(simultaneous learning)的教学理念为基础而编写的。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卖了多少——不过我想应该有几百万了吧。现在已经被译成多种语言——最近刚译成了德语和中文版——非常激动人心。

Q:当你以观察者的身份进行视奏教学的时候,你发现了哪些主要的问题?

A:说实话,总的来说我发现的通常就是学生对音乐的基本理解上差距。像节奏以及分拍(sub-division)这样的基本概念都没有掌握。我发现他们能够真正明白所弹奏的音乐是什么调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由于他们一直忙于应付这些基本项,因此就无暇顾及真正的“视奏”。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